松风鸣电子书

免费下载|随手可读

《每日聖言》Lauda Sion
《每日圣言》Lauda Sion

慕道音频

正视人生的信仰 - 徐锦尧神父

灵修视频

灵修系列课程 - 王华萍修女

中华圣母 为我等祈

求救炼灵歌:圣母玛利亚,我们呼求你, 你的圣子 如今已离世, 他的一生从未离 你的护佑, 如今更需你的 恳切转求。 呼求仁慈的天主,停息义怒, 恳求吾主耶稣,仁慈恕宥。 天上圣人圣女们,普世圣教会, 诸圣相通功,共同祈祷, 依赖主耶稣十字架 圣母无染原罪, 赏赐炼狱众灵魂 早出囹圄。 //呼求仁慈的天主,停息义怒, 恳求吾主耶稣,仁慈恕宥。//

「全心信賴 步步體會」分享

THE MISSION

這麼有衝擊的劇情,又在大時代動盪之際,觀看的心情決不輕鬆,但我在影片中看到宗徒們的影子,勞勃狄尼洛的角色像伯多祿宗徒,他知錯回頭,悔改並尋求天主。有行動力,有熱情,也有衝動。但又像保祿,從為利益擄人,如助紂為虐,衝冠一怒為紅顏,擊殺親弟弟。而後如贖罪般,駝重物苦行,及接受信仰,到最後為保護原住民而致命!

至於Fr. Gabriel,心中永遠有愛和平安,為主工作,攀爬瀑布,深入土著,面對敵人砲火,無懼無悔,甘願犧牲,完全以和平面對,如主愛的那個門徒。

那首Gabriel’s Oboe,雙簧管吹奏, 好像故事的開始已經預告結局,優美的音符在天際飛揚,導向天鄉,天父的懷抱。片尾划船離去的孩子,是信仰的種子。Gabriel’s Oboe 給了靈魂的安慰。」

Read more

戰火浮生

五月廿四日,明尼蘇達州白人警察 Derek Chauvin 執法時,以膝蓋壓住非裔 George Floyd 咽喉 8 分 46 秒,導致 Floyd 死亡。刀口劃在美國歷史最傷痛的黑白種族問題上。示威抗議擴及全球,和平抗議走調,美國街頭暴動引發無理性掠奪,警車被焚毀、商家玻璃被砸碎,商品遭洗刼一空。五月卅日,在聖神降臨前夕,新冠肺炎仍如火如荼地施虐中,美國死亡人數剛突破十萬大關的悲慘里程碑。好像新冠傷害力道還不夠,在最人心惶惶的時候,再加碼美國首次經歷的宵禁。

就在這時,會長戴莉發出 Santa Clara 教友邀請分享電影 The Mission 觀後感。電影很長,有兩個多小時;準備時間很短,接到通知時只剩下廿四小時不到。而且一般來說,與傳教有關的電影在劇情上都是令人心情沈重的,徘徊在看與不看的選擇中。

在群聊中,知道乖寶寶苗麗和 Christina 已經開始看了。加上非常時期,實在渴望能跟有同樣信仰的人多接觸,也就勇敢地按鍵看這部 1986 年拍攝的電影。沒想到找到了亂世心靈存放之所。

電影描述十八世紀天主教耶穌會神父深入南美叢林向原住民傳教。歷經各種艱辛,終於深入民心,使純樸的村民皈依信仰;卻因政治替換,該地由西班牙殖民變成葡萄牙殖民。葡萄牙人認為耶穌會所建立的平等社會有礙其奴隸制。如果要維持信仰,傳教士與原住民就要離開傳教地 – 原住民的家園。信就要信到底的原住民決議反抗。在對抗中,主戰的門多薩神父與主和的彌額爾神父在聖體光的照耀下,分別犧牲在軍隊炮火中。諷刺的是,軍隊開火前,為了抵擋良心的不安,還先畫了十字。

電影中最觸動我的是,主戰的門多薩神父(Robert De Niro 飾)原是以捕捉原住民,販賣給西班牙統治者謀利的人口販子。因未婚妻愛上他的弟弟,手刃親愛的弟弟。雖未被判罪,卻遭受良心譴責,失去求生意志。彌額爾神父(Jeremy Irons飾)邀請他深入叢林為原住民服務贖罪。門多薩背上他在世上最寶貴的戰盔,艱難地在瀑布中攀爬峭壁以進入與世隔絕的原住民部落。為保護他的安全,彌額爾神父砍斷他套在脖子上拖戰盔的繩網,門多薩二話不説,又撿回來套在脖子上,繼續拖。

原住民酋長來迎接兩人時,一眼認出了門多薩是殘忍捕捉族人的人口販子;又見他都自身難保了,還背著一大包戰盔,快刀斬了他的累贅。當戰盔隨腳下激流而去時,門多蕯明白他的執著是束縛,甚至可能危及生命;更重要的是他感覺到族人並沒有因他的過犯與他對立,反而得到族人的原諒並接受;長笑之後,流下感動的眼淚。族人的良善寛仁,幫助他原諒了自已,得到救贖。門多薩被族人完全沒有城府的愛心感動,問彌額爾神父他可以為族人做什麼事。彌額爾神父交給他一本聖經。他在山澗溪旁,一字一句的讀出

「⋯ 我若有全備的信心,甚至能移山;但我若沒有愛,我什麼也不算。我若把我所有的財產全施捨了,我若捨身投火被焚;但我若沒有愛,為我毫無益處。」(格前 13:2-3)

「當我是孩子的時候,説話像孩子,看事像孩子,思想像孩子;幾時我一成了人,就把孩子的事丟棄了。」(格前 13:11)

門多薩從聖經上了解,族人純樸無瑕如同孩子般純淨的愛是天主教導信、望、愛三德最重要的德行,而他是最受益的人。明白了天主在他身上所行的一切,他從一個人口販子,和因一時嫉憤殺了親弟弟的待罪之人,發願成為耶穌會神父。

梵蒂岡代表紅衣主教阿爾塔米拉諾親訪原住民部落,試圖做出耶穌會是否能繼續在當地傳教的決定 – 也就是後來致使兩位神父決定與村民共存亡的關鍵時,當地殖民官員對以天籟演唱聖詩的原住民兒童脫口說出「不過是會唱歌的野獸」。對比於兩百七十年後的今天,在號稱文明大國的美國,依舊似曾相識。最後為了保全耶穌會能繼續在歐洲傳教,紅衣主教決定犧牲南美的耶穌會。

劇終前紅衣主教阿爾塔米拉諾自省説:「世界變成這樣,是我們造成的;而這後果⋯是我的決定造成的。」他的另一番話「神父死了,我還活著。但事實上,我卻是那個死去的人,而他們還活著。亡者的精神與世常存。(the spirit of the dead willsurvive in the memory of the living)」強烈印證耶穌所說「我就是復活,就是生命;信從我的,即使死了,仍要活著;凡活著而信從我的人,必永遠不死。⋯」(若 11:25-26)

劇終,銀幕打出若望福音開宗明義的一句話:「光在黑暗中照耀,黑暗絕不能勝過他。」(若 1:5)。今日黑暗的威脅,已不是聖經遙遠抽象的形容,而是近在咫尺的真實版。在亂世中,如何面對紛擾的事及無所依歸的心,天主是不是已經給了答案?

http://mpccc.com/04newsletter/newsletter232.pdf

強與弱

相信許多人看了 Santa Clara 教友 Joseph 介紹的電影 The Mission,心情都會非常沈重。矛盾的是又覺得結局並非悲劇。這話怎麼說呢?

The Mission (台灣及中國譯為「教會」,香港譯為「戰火浮生」)攝於 1986 年。並非一部宗教影片。故事的背景是十八世紀五十年代西葡馬德里條約生效之際,西班牙殖民當局轉讓傳教場地予葡萄牙殖民當局而發生的。由於片中情節與耶穌會神父和天主教教會有密切的關係,對有信仰的觀眾來說當會自然地把信仰與影片內容接上軌。片中不少哲理及宗教道理均可發人深省。故事的結局亦允許觀眾自由發揮。

拍攝地點鄰接世界知名的伊瓜蘇瀑布(Iguazu Falls,當地語意為「大水」),世界三大瀑布之一,介於南美的巴西和阿根廷之間,為馬蹄形瀑布;現已成為聯合國世界自然遺產的一部分。這個瀑布實為一組瀑布群,由 275 股大小瀑布組成,氣勢磅薄浩蕩,佔地廣闊。已有六部國際電影(包括香港在 1997 年拍攝的「春光乍洩」)以這條瀑布拍攝取景。

電影的主要人物是一個奴隸販子 (稱他為 M)和一位耶穌會神父(稱他為 G)。

電影中有許多強烈的對比:滂沱奔馳的瀑布與音色柔和的雙簧管、凶狠無血性的奴隸販子 M 與冷靜虔誠的耶穌會神父 G、貪婪又只顧謀利的殖民地官員與純真樸實的原住民、左右為難的主教與他必須面對的種種選擇等。尤其令人深省的是影片中富啓發性的對話。電影中「強」與「弱」的對比不但顯現在大自然中,亦表現在人性內。

澎湃奔騰的瀑布,震耳欲聾。但當 G 神父吹起音色輕柔的雙簧管時,不但清晰可聞,瀑布震耳的聲浪反成了幕後的配音。這個場景讓我覺得在祈禱時,天主的聲音就像雙簧管,周邊的環境就是大瀑布。若誠心要與天主傾談,即便周有多大的雜音,還是可以聽到天主輕柔的回應。

M 因具貴族的背景,弒弟後不用坐牢,卻深受內疚的煎熬。G 神父為了要幫助 M 擺脫心中枷鎖,用激將法使 M 隨他到瀑布附近的叢林贖罪。在那兒,M 漸被純樸的原住民感動,更被 G 神父給他的聖經開了竅 – 發現愛的重要。他從一個冷漠無情的人變成一個充滿愛心的耶穌會神父。愛的轉化力量由此可見!聖保祿宗徒在格前第十三章用整整一章詳細闡述愛的功力:愛:超越一切,愛:是諸德的靈魂,愛:永垂不朽!最後,為了保衛原住民免受葡萄牙政府奴役,M 甚至像耶穌救贖我們一樣,寧願為原住民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。這個奴隸販子由「強」變「弱」,又由「弱」變「強」,與看起來一向「弱」的 G 神父,高舉聖體光座,領著原住民一起抵抗葡軍砲火時所表現的和平的「強」,孰強孰弱?

赴叢林途中,M 背著沉重的盔甲艱苦地在峭壁攀崖時,一位年輕神父忍不住問 G 神父那儍子到底要背著那些傢伙多久時,G 神父回答説:「天知道。」(“God knows.”)。這個回應絶不是一般消極的「天知道」,而是「天主才知道」。G 神父是替M 為贖罪而做的「蠢事 」全心奉獻給天主。對這種幫不上忙的事,G 神父只有交給天主。只有祂才知道 M 何時會有他自己的選擇,從而得到解脫,得到重生。想想我們自己,不也該把自己控制不了的憂慮等等奉獻給天主嗎?沒有了憂慮這個負擔,我們才能全心全意地愛天主,不被煩惱妨礙與天主的接近。另一個值得推敲的對白也順便在這兒提一下。主戰的 M 神父出發對抗葡軍之前,想要得到G 神父的祝福。G 神父説:「不行。如果你是對的,天主自會祝福你。如果你是錯的,我的祝福則毫無意義。」天主從不勉強或命令我們做任何事,祂一向讓我們做全權選擇。不過,我們也不能忽略那隨之而來的「選擇重擔」- 我們要承擔自己選擇的後果!

葡萄牙殖民地官員堅持使用奴隸制度,反對者必須離開家園;主教決定為所謂的大局而暗許葡軍炮火攻打原住民;已為神父的 M 主張用武力為毫無實力的原住民誓死抵抗; G 神父則高舉聖體光座與原住民步出聖堂和平抗議。種種情況正如目前美國因警察殺害非裔罪犯而引起的遊行一樣。初期的遊行演變成趁機掠奪,破壞、放火;但後來由十九歲學生發起的遊行示威反而和平穩定,還導至警方支持示威者。孰強孰弱?耶穌説:「⋯ 不要抵抗惡人;而且,若有人掌擊你的右頰,你把另一面也轉給他。⋯ 拿你的內衣的,你連外衣也讓給他。」(瑪 5:39-40)耶穌教導我們的究竟是「強」還是「弱」呢?

最後,雖然所有的神父都死了,雖然原住民不是被抓去當奴隸便是死了,卻尚有幾個孩子倖存生還,划著竹筏緩緩遠行。

孩子代表生命,代表未來,代表希望,代表理想。所以電影的結局不是悲劇,是要觀眾琢磨那隱藏著的蓬勃生機。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是悲劇嗎?是弱者的表現嗎?答案顯而易見!

 

http://mpccc.com/04newsletter/newsletter232.pdf